潇洒不羁的摄影爱好者,一直都是版权弟弟

              本文重点:潇洒不羁的摄影爱好者,一直都是版权弟弟

              -每张照片都是摄影师的孩子-  都说摄影师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按下的快门,定格的画面都是摄影师的宝贝。

                对于摄影师而言,摄影就是光与影的艺术。

                日出,日落时候的光线是风光摄影师所追寻的。   不仅仅是光线,摄影的机位,当天的环境因素,构图等等,全部都是摄影所需要考虑的因素。

                也许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机位,摄影师常常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在被媒体评选“新世界七大奇迹”的港珠澳大桥刚落成的时候,我就按捺不住我手中的相机了。

                先是上网查了许多摄影攻略,最后选定了三个地方。

                情侣南路,九洲港,观澳平台。   拍摄前去实地考察的时候,和朋友从海滨公园走到了情侣南路,沿途风光很好,但如果要作为拍照的机位,总觉得欠缺着些什么。

                最后把拍摄点定在了一块礁石上。   在那块礁石上,既可以看到港珠澳大桥,估摸着日出的时候,正好能看到初升的太阳与港珠澳大桥结合的场景。

                光是想想,就觉得那场面一定很美很壮观。

                但是那块礁石所处的位置极窄,站在上面时,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和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低头一看,便是海浪冲击礁石的场景。

                既壮观,又令人生畏。   毕竟,稍不留神踏空的话,也许就坠入海里了。   记得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是凌晨三点,街上没什么车,空落落的。   到了海边也是一片漆黑,比起白天来说,要走到那块礁石的难度无疑是更大了。

                海风夹杂着水汽,吹到身上,有些发凉,周遭空无一人。   我当时想,万一我踩空掉进海里了,大概没有人会知道吧。   但是一想到如果有幸拍到港珠澳大桥的日出,便咬咬牙上去了。   旁人常常会说:“你这样子不值得”。

              但我却觉得值得。   从只是脑海里想象的画面,到眼前所见,到相机将画面定格。   直至到经过后期处理后出片呈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

                我会感受到无比地欣喜,雀跃。   这个过程,这种喜悦是旁人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