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益: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解读

              本文重点:普益: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解读

                摘要:  12月5日,和联合下发了《中国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 正式稿较征求意见稿有较大变化,但仍然坚持了征求意见稿的基本精神。   信托行业的ROE整体下降至少会在16BP以上。 但考虑到目前信托公司ROE较高,我们认为,这并不足以对信托公司的盈利构成显著影响。

                目前信托公司的通道类业务信托报酬率才10-30BP,融资成本的增加很可能使得交易对手放弃和信托公司的合作,转向其他资管机构。 这样的政策效果是监管层乐于看到的。

                包括通道业务在内的事务管理类信托应该是信托公司的一个方向。 一个避免高保障基金缴纳率的方法是通过财产权信托完成这些业务。

              如通过受让证券。

                保障基金最主要的使用是作为最后贷款人为信托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但这种使用并不会频繁,是在信托公司破产、关闭、重组时才会使用。 从这个意义上看,行业保障基金更像是对生前遗嘱的补充。

                12月5日,银监会和财政部联合下发了《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 该办法曾在9月份公开征集意见,当时各信托公司反应较为冷淡。 短短一个季度,该办法完成了意见征求、修订及公布、实施。 正如我们之前预料的一样,正式稿较征求意见稿有较大变化,但仍然坚持了征求意见稿的基本精神。   1.资金筹集:  对信托公司直接影响:拉低ROE高于16BP,相对有限  正式稿中资金筹集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按照信托公司净资产规模向信托公司征收,二是按照信托计划的规模向信托公司或融资方征收。 故保障基金对信托公司业绩的影响有两个部分,一是占用净资产导致的业绩下降,二是提高信托计划的运作成本,使得信托计划在资产管理行业中竞争力下降,进而引起资产管理规模下跌导致的业绩下降。

                据信托业协会数据,今年1-3季度全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为%,而信托公司将资金交付信托业保障基金,至多能获得的收益是存款基准利率(第二十四条),目前为%,按照净资产余额的1%筹集,根据估算,第一部分的影响会使信托行业ROE会减少,如果考虑第二部分对业绩的影响,信托行业的ROE整体下降至少会在16BP以上。

              但考虑到目前信托公司ROE较高,我们认为,这并不足以对信托公司的盈利构成显著影响。

              这也可能是信托公司对保障基金接受的重要原因。   信托计划:资金信托计划通道业务或终止  保障基金对信托业务结构影响可能要比其对其对信托公司业绩影响大得多。 针对信托计划的资金募集,主要分为以下情况:对财产信托的征收,由信托公司按照信托报酬的%缴纳;对于资金信托,原文表述为“资金信托按新发行金额的1%认购,其中:属于购买标准化产品的投资性资金信托的,由信托公司认购;属于融资性资金信托的,由融资者认购”。   目前监管对集合信托的功能划分一般分为三类,投资类、融资类和事务管理类信托。 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一般为通道业务,投资类和融资类划分标准不是特别清晰。

              正式稿中提的分类为“投资性”和“融资性”,与通用的划分不同。

              我们认为,正式稿中的“融资性资金信托”是指的除去前文认定的“购买标准化产品的投资性资金信托”之外的资金信托,包括了投资主动管理的、非标资产的资金信托和通道类资金信托。

              即通道类非标业务也需要缴纳保障基金份额。   按照目前信托融资的综合成本计算,融资方按照信托规模1%缴纳份额,将增加融资成本(12PB,15BP),这对自主管理类业务影响并不大。

              但是,目前信托公司的通道类业务信托报酬率才10-30BP,融资成本的增加很可能使得交易对手放弃和信托公司的合作,转向其他资管机构。

              这样的政策效果是监管层乐于看到的——原来,通道类业务都不被监管层看好,去通道是监管层和业内大型机构的目标,通过资金信托做通道业务的时代或终结。

                但包括通道业务在内的事务管理类信托应该是信托公司的一个方向。 一个避免高保障基金缴纳率的方法是通过财产权信托完成这些业务。 如通过受让证券、受让资产受益权等方式募集信托财产,再通过信托受益权转让等方式,实现通道功能。   2.资金使用:此道不是寻常用  流动性支持:模糊使用条件,使用机会成本高  我们在征求意见稿出台之时,曾质疑该文对信托公司通过举债兑付信托计划。

              征求意见稿规定信托公司使用保障基金的五种情况包括“信托公司经营正常,各项指标符合监管要求,因单只优质资金信托计划到期,融资方不能按期清算支付资金,信托公司拟短期接盘而缺乏流动性支付的”(第一种)、“信托公司经营管理正常,资产实力较强,各项指标符合监管要求,但单只出险资金信托计划因存在卖者尽责瑕疵,需要信托公司赔付而流动性赔偿能力不足的”(第二种)两种情况,实际上都是默许信托公司为了信托业务举债。 正式稿中,这两种情况被含糊归为“信托公司因临时资金周转困难,需要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的”(第四种)。

              从法理上实现合法。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是否包含征求意见稿的第一种情况仍有带考察。

              目前的最大问题是,信托公司是否尽职管理、审慎管理没有统一的标准,有很多时候也无法认定。 故在《信托公司尽职指引》正式推出并有效执行之前,保障基金支持流动性的使用可能只能是依靠一事一议。

                虽然正式稿规定了保障基金为信托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但是,信托公司看并不会轻易使用这种权利。

              这是因为:第一,这种流动性支持实际上是有偿的,如果完全按照“建立市场化风险处置机制”的建设保障基金初衷,使用保障基金的成本不会大幅低于信托公司利用固有资金或股东支持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成本,也不会大幅低于信托公司在市场上寻找过桥资金的成本。

              第二,“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会同财政部对保障基金的筹集、管理和使用进行监督”(第二十七条)、“保障基金公司应当与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建立信息共享机制”(第十条),这意味着一旦信托公司申请流动性支持,就会被监管部门知晓,这无疑会招致较多的窗口指导,甚至会影响到信托公司的监管评级。 这是信托公司不愿意见到的。

                虽然正式稿内没有约定,但是基本可以断定的是,保障基金的运用方式是债权投资,主要是保障基金向信托公司的贷款。

              如第二十一条对第四种规定信托公司申请使用要提供“保证基金偿还计划”,对凡使用保障基金的,要求“签署有偿使用合同,办理合法有效的担保手续”,而只有基于债权的关系才能设立担保。

                最后贷款人:淡化受益人影响,对违规容忍度降低  除流动性支持外,正式稿规定了其他三类使用保障基金的情况,包括信托公司因资不抵债,在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仍需重组的;信托公司依法进入破产程序,并进行重整的;和信托公司因违法违规经营,被责令关闭、撤销的。

              在这三种情况中,保障基金实际上是扮演的最后借款人角色。   对最后贷款人的适用,正式稿相较征求意见稿模糊了对信托投资者合法权益影响的要求。

              征求意见稿的相关条文表述为“信托公司因严重违法违规经营,被责令股东退出或行政关闭,在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仍将影响信托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信托公司因经营管理不善而破产重组,在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仍将危及信托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其隐含的逻辑是信托具有破产隔离功能,只要信托公司尽责,其经营状况就不会影响到受益人的权益;如果信托公司没有尽责,则受益人对其提出赔偿要求,受益人的利益要求也就成为了信托公司的固有债务。 正式稿没有提到如何对信托计划的投资人进行救助。 这是与存款制度最大的不同。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最后贷款人适用条件在具体的表达上也有所调整。 第一,将资不抵债作为重组的条件,这说明监管层对信托公司的资本要求更为严格。 从实务上说,由于信托业务的规模远远大于固有资产规模,如果连续的、较多的有信托计划出问题而且这证明是信托公司失职,则信托公司将会面临重组。 这个规定将会增加信托公司股东增资和做好恢复与处置计划的动机。

              第二,对“信托公司因违法违规经营”,并没有如征求意见稿一样,强调“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说明监管层对信托公司违规行为的容忍度降低了。

              但是,就目前的监管实践来看,信托公司因违法违规经营直接被责令关闭、撤销的可能性不大。   对比以上两大类使用保障基金的情况,我们认为,保障基金的使用主要还是在第二种情况,即保障基金作为最后贷款人为信托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但这种使用并不会频繁,而是在信托公司破产、关闭、重组时才会使用。

              从这个意义上看,行业保障基金更像是对生前遗嘱的补充。 (责任编辑:HF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