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情绪动量 全球央行追踪

              本文重点:西南证券:情绪动量 全球央行追踪

              零利率下限的货币政策应当迅速、猛烈反应,而不能等待观望。 纽约联储主席、联储二号人物威廉姆斯近期对ZLB附近的货币政策发表了他个人的看法。 首先,利率在ZLB附近意味着央行“弹药”有限,当经济出现不好苗头时应当迅速降息来应对,以起到预防作用。

              其次,要长时间保持低利率环境,以维持宽松的金融环境。

              最后,需要给出“通胀超调”的承诺,暂时允许推高通胀至目标之上。

              威廉姆斯的鸽派讲话,使得市场预期7月降息50bp的概率提升至60%以上。 之后纽约联储澄清威廉姆斯的讲话并不是针对短期的利率政策,市场预期7月降息两次的概率才大幅回撤至20%左右。

              消费者信心指数同比与标普月回报率环比变动的乘积是预测标普500下个月回报的可靠指标。

              旧金山联储报告将二者的乘积称为情绪动量指标,在信心指数一直下降且股市回报动量为负的时期,情绪动量指标预测未来一个月的股票回报为负。 该时期也是情绪动量指标发挥效用的主要时期。

              当消费者信心和股价双双下滑时,谷歌关于“股票市场”的搜索量指数就会飙升。

              说明投资者对股票市场的关注增加,对股市前景不看好。 由此产生的悲观情绪促使投资者抛售股票,从而导致下个月的股票回报率低于平均水平。 市场对英国政策利率的预期路径已明显下调,但未来英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依然取决于脱欧的情况。

              英央行行长卡尼表示,全球贸易形式不明朗,使得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加剧,并大幅下调了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利率预期路径。

              这使得长期国债利率下行,而利率下行为股市提供支撑。 对英国来说,市场对脱欧的预期比英国央行更加悲观,从而导致市场对未来英央行政策利率预期更低。

              但如果脱欧顺利,则英央行将考虑渐进加息,这时则需要对英镑以及相关资产重新定价。 IMF近期的报告指出,全球经常账户失衡收窄,但存量失衡持续增加,原因是债权国多半出现顺差,而债务国出现逆差。

              近期对外失衡格局的风险总体可控,因为经常账户逆差和债务国头寸主要集中于发行储备货币的发达经济体。 中期来看,若不实施减少失衡的纠正政策,贸易紧张局势可能变得根深蒂固。

              所有国家都应避免扭曲贸易的政策,因为它们往往会损害全球贸易、投资和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公布了《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9)》,该报告总结了2018年各区域总体经济和金融运行情况。

              其中有以下几点值得关注:1)居民杠杆率水平对消费增长的负面影响值得关注。 计量分析结果表明,居民杠杆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个百分点左右。 2)东部地区人口净流入规模较大;中部地区由人口净流出转向人口净流入;西部地区人口净流入相对稳定;东北地区人口持续净流出。 3)银行信贷仍是民营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 民营企业融资余额中有七成来自银行贷款,较上年提升3个百分点。

              风险提示:全球经济超预期回落。